即使结婚多年,我们仍然需要问问自己:是不是完全离开了我们的父母?(心理上)

 

请共同思考这些问题:对你们而言,是不是父母比伴侣更加重要?有没有在情感上继续依赖父母?父母是不是试图控制你们的生活?你们期望自己的婚姻像他们的那样吗?

 

 

夫妻首要的委身对象

 

一位即将结婚的女士向我们描述她的母亲,她称自己的母亲为“我最好的朋友”。为自小所受的教养向父母表示感激是十分恰当的,但是她若能把她的丈夫视为最要好的朋友、可以向他吐露心事并且从他获得情感支持的话,那对于她将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进步。

 

现在,新的重心必须是我们新的家庭,以及和配偶之间的关系。即使父母正在经历一些困难,我们委身的对象还是必须要改变。著名作家朱莉·麦尔森写到她自己的经历时,如此说:

 

母亲被她所爱的男人离弃了,而我又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爱人。乔纳森是不是已经取代了我母亲,成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呢?很可能是。乔纳森让我看到,在情感上我如何还未离开自己的母亲。我14岁的时候,会把什么事情都告诉我母亲;到了21岁,还是会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但其实再过些日子,我就不必那么做了。

 

在许多婚姻中,关于委身对象需要改变这一话题从未被提起过。在有些情况中,父母在儿女们结婚以后,仍然向他们施加不健康也无益处的影响,导致儿女配偶的憎嫌,给他们的婚姻造成负担。在其他一些家庭,则是因为父母未能认识到孩子有自己作决定的需要。父母会因为缺乏安全感而恐惧,因而可能导致他们对儿女控制过分。还有一些父母,之所以想尽办法紧抓孩子不放,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对关爱和支持的需要。

 

如果父母对儿女的婚姻有不恰当的干预,经常提建议或横加指责,通常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在帮忙。你们夫妻共同的责任就是要客气,但又坚决地抵制这样的干预。当我们以前一直都很顺从父母,或是父母有一方的控制和操纵欲望特别强的话,要这样做将会非常困难。父母会不会以为我们不关心他们或是忘恩负义呢?这会带来情感上的压力。我们可能会觉得,不去附和父母的想法就是对他们不忠。但我们必须要提醒自己,我们现在首先的委身对象应当是谁。

 

 

夫妻俩要自己做决定

 

婚姻中有一点至关重要,就是夫妻需要共同讨论问题并且作决定。对于假期、钱财的使用、家里的装修布置、职业选择、孩子抚养以及探访的频率等问题,夫妻都必须自己作决定。

 

父母有丰富的经验,常常能给我们提供宝贵意见。夫妻听取这些经验是十分明智的。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夫妻有自由选择接受父母所给的建议,或是不采纳他们的建议。我们绝对不可以在不与配偶商量的情况下,就和父母一起作出某个重要决定,也绝对不能让配偶感到我们更看重父母的观点,而非配偶的意见。否则会危害到彼此的信任,让夫妻关系充满紧张和冲突。

 

即使经济上受父母资助,他们也必须自由地决定如何使用这一帮助。我们知道一个例子,丈夫是美国人,妻子是英国人。他们现在住在美国。丈夫的父母为他们盖了一座房子,又住在他们附近。妻子特别地感觉到自己装修房子的想法受到限制,因为她知道公公和婆婆并不完全赞同她的品位。结果,这对夫妻很难让自己相信这座房子就是他们的,因为他们总是觉得受制于人。

 

这种干涉经常会在小孩出生后更加恶化。孩子出生以前,许多夫妻对于如何照顾孩子都很少有经验。父母给的建议很可能会被年轻的父母视为批评和干预,特别是他们对自己的新角色尚没有什么把握的时候更是如此。另外对于教养孩子,夫妻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和决定,可能与他们自小所受的教养方式不同。

 

最近我们听到,一对夫妇在共同生活了30年之后婚姻破裂了。据说原因是那位妻子从来未曾脱离她母亲的控制。即使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父母的干预仍然有可能是婚姻问题的根源。我们不能忽略这个问题,以为它会自生自灭。

 

 

在父母面前支持你的配偶

 

我们有一对夫妻朋友,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后就和丈夫的父母有了分歧,结果导致了强烈的纷争:这对夫妇决定用橡皮奶嘴来使孩子停止哭闹。妻子知道婆婆会强烈反对,因此她变得很焦虑。特别是当丈夫因为生意上的缘故需要出差,她要和公婆住一段时间时,她就会越发感到焦虑。她整整一周里掩饰自己的焦虑,用她自己的话说:“一想到要面对婆婆,我就感到非常恐惧。”

 

当她告诉丈夫自己的感受时,她丈夫说:“没问题。我来给妈妈打个电话,处理这件事情。”他和母亲通电话,他母亲在电话中勃然大怒:“我的孩子从来没用过橡皮奶嘴,我也绝对不要看到我孙子用橡皮奶嘴!”激烈争吵了一番以后,丈夫最后对他母亲说了一句话:“就这样了,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也不想再提了。”

 

丈夫的干预对妻子产生了强有力的影响。她说:“我感到这是我们一起作的决定,而且他也在支持我——这就是我需要的。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在乎婆婆对此说什么了。”实际上,那一周她婆婆从未对橡皮奶嘴说一句话,这个话题后来也未再被提起。

 

美国前婚姻与家庭咨询专家协会董事长大卫·梅斯提出了下面这条建议:

 

当夫妻双方达成某项共识,并要坚定不移地付诸实践时,所有试图利用和操控的努力都必定失败。但是,如果在丈夫和妻子这一联合体中出现任何的软弱或是裂缝,那么就会使得姻亲们有机可乘,在这对夫妻之间挑起不和。

 

夫妻必须筑起一道联合阵线。这就意味着任一方都必须要拒绝站在父母那一边,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要站起来支持对方。彼此之间恒久的支持会随着时间产生巨大效果,它不仅会使你们夫妻得以联合,也会向父母传递出一条清楚但又友善的信息。

 

 

和父母设立健康的界限

 

有一对刚结婚的夫妻,花了一小时向我们讲述正在面对的和女方父母的难题。女方父母显然还想要继续控制女儿的生活,对于和女婿建立关系他们并未做出任何努力。在聆听并且理解了彼此的感受之后,这对夫妻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她的父母安排一次谈话。我们并不十分清楚他们计划说些什么,但是我们建议在谈话中包括以下这些内容:

 

1.对父母的各种帮助和支持表示感激。

 

2.表达想要继续与父母维持亲密关系的愿望。

 

3.用一些实例来解释,丈夫为什么会觉得不被接纳,说明为什么这给他们的婚姻造成负担。

 

4.针对大家如何共同努力来改善这一情况,提出一些实用性的建议。

 

在一个周六,他们去见了她的父母。在临走前大概一个小时,他们勇敢地提出了这尴尬的话题。结果当时气氛很紧张,父母也不太想听他们要讲的话。但是,在接下去几周中,这对夫妻特意地、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和父母保持沟通,他们之间的情况也得到稳步改善。面对面的冲突是令人痛苦的,但从长远角度来看,是非常值得的。

 

 

把配偶摆在第一位

 

埃瑞克现在已经离婚了。他承认,以前当他那年轻的妻子独自一人带着4岁小孩、做一份兼职工作、在陌生的小区和一间又大又冷的房子中挣扎的时候,他自己常常会在下班回家前先去他父母那里。父母居住的小屋离他工作的地方不远,他会中途在那里停留一下,喝点什么,再和母亲聊上会儿。

 

在小屋里,脚下踩着长毛绒地毯,手边摆着一满碗自制的奶酪,他会将一天中所取得的成就和遇到的麻烦事一一说给他妈妈听。他妈妈对这些事很感兴趣,她很聪明而且很会激发谈话。(有天,当我们可以有足够的睡眠,只需管好自己的事,而不用对别人负责时,我们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当埃瑞克回到家里,看到的是个体力上因为给宝宝们洗澡而筋疲力尽的妻子,而且这个妻子还在绝望地看着冰箱,想着里面的东西怎么变为一顿饭。对比起这两个家庭和这两个女人,他情不自禁和母亲大声抱怨起来。

 

最后,是他的父亲阻止了他。有一天晚上,当埃瑞克和他母亲言谈正欢时,他父亲来了,告诉他(带着那一代人的远见),可能他自己的妻子正需要他帮助哄孩子们上床睡觉。

 

可是,那已经太晚了。艾琳已经带着孩子们搬到她自己的母亲那里去了。

 

如果我们对各样事情都有正确的优先顺序,那么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摘自《婚姻书》,尼奇·李&希拉·李著,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

 

 

 

精华回顾:

人不离开父母,就难有幸福的婚姻

她需他要12个真言,幸福婚姻里一定不能缺少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