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个家长都为孩子磨蹭而头疼;几乎每个家长都在着力于“改正”孩子的这个“毛病”。请看下面为“小磨蹭”们量身定做的几招妙方,希望你可以从中找到适合你家“小磨蹭”的招数。

“快点!快点!要迟到了!”

“赶紧赶紧!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完!”

“快吃快吃!饭都冰冰凉了!这一口饭怎么吃那么老半天!”

几乎每个家长都为孩子磨蹭而头疼。在父母聚集的时候,只要留心听,就能时常听到这么一句话:“我那孩子别的还行,就是太磨蹭!”

几乎每个家长都在着力于“改正”孩子的这个“毛病”;每个家长都担心孩子这么磨蹭,时间都被耗掉了,担心孩子赶不上社会的进程。其实孩子磨蹭是个普遍现象。既然是普遍现象,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不是孩子的缺点,而是特性。抱着接纳的态度去看待孩子的“磨蹭”、用细致的眼光去观察孩子、用谦卑的态度去省察我们自身的言行,我们做家长的就不至于心急火燎、不知所措了。

时间,就是TIME。我按照这个英语单词的字母T.I.M.E.,总结出一些小招数,和家长朋友们分享:

Time

Tangible (有形的):让时间变成可以看到的、可感知的、并且是有形的

“时间”对于孩子来说,是个抽象的概念,特别是五岁以下的孩子,五分钟和一小时在他们眼里没什么区别。所以要借用具体的、可触摸的、让孩子能够感知到的概念来教他怎么把握时间。

比如我的女儿吃饭很慢,经常在吃饭时左顾右盼,一口饭含在嘴里老半天都不咽下去。我看在眼里实在是干着急,不管是连哄带骗、还是威胁利诱,她依然不紧不慢,能把你急死。

后来我观察发现,一是因为她不太饿,二是因为她边吃边想着要做别的事,不专心。我就用她吃饭的筷子跟她一边比划,一边告诉她:“我知道你想看书、要我给你讲故事,对吗?你看,老天赐给每个人的时间就好比这根筷子,长短都一样。如果你用这么一大截的时间吃饭,那你看书的时间就只剩这么点了;如果你只用那么一小截时间赶快把饭吃完,那你看书的时间就有那么多。”这个具象的比喻让女儿顿时明白了不少,于是赶紧三口两口把饭吃完了。

Talk (谈话) + Trust (信任):事先和孩子谈好规定,并且信任他能做到

有心的家长肯定知道孩子在什么事情上最容易一做就没完没了。比如用积木搭大型城堡、打电子游戏、看动画片等,这样的事情不容易告一段落,是孩子不愿意立即结束的事情。所以尽量不在家长要赶时间或吃饭前让孩子做这些事。如果实在避免不了,就要在此之前,预先打好招呼:“你现在可以看动画片,但是妈妈一叫吃饭,就要马上关掉。我会提前五分钟提醒你。我相信你能够做到。这样你明天还能看!”

在这个前提下,家长自己要做到别忘了事先提醒孩子。如果只剩一个结尾,不妨坐下来和孩子一起看,一起讨论片中的人物:“啊,小蝌蚪终于找到妈妈了,太好了!现在宝宝也该吃饭了!跟小蝌蚪说再见!”这样孩子觉得你在乎他的感受,愿意和他一起沉浸在他的世界里,就很乐意照你说的去做。

关于动画片,我有个小窍门:我们家一般只给孩子们买光碟来看,不让孩子看电视里的动画片。一来内容不好控制,有些动画片的内容实在不敢恭维;二来时间比较容易掌握,可以说看就看、说停就停,避免孩子因为非要看完或到点了急着看电视而跟家长产生冲突。什么时候看、什么时候不看、看什么家长都可以采取主动。

Things To Do Next:下面该干什么了?

学龄前的孩子对几点几分的时间没什么概念,所以带有精确时间的作息表没什么太大意义。况且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成人也很难做到卡着作息表上的时间分秒不误的。有精确时间的作息表无形中给家长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限制。

我给女儿制定的作息表上只有步骤没有时间,而且把希望她做到的每个步骤非常详细地列出来。比如:上午——起床、上厕所、换衣服、叠睡衣、被子、梳头、刷牙、洗脸、擦香香、放凳子(她太矮,需要站在凳子上洗漱)、吃早饭、把盘子送厨房、擦饭桌、出去玩……

如果写上7:00起床、7:15整理床铺、7:30洗漱等,对她来说还是抽象,她不明白“洗漱”里面包括哪些,我也不可能看着表给她掐点。有了这样的表格,她干完一件就来看,自己就知道下面该干什么了。表格熟悉了,我只要提醒一句:“下面该干什么了?”她就明白了。省却了我不少口舌,也避免了我跟她怄气。现在我让两个孩子在起床后一个小时之内出门已经基本上比较从容了。

Time

Insist (坚持)——对于决定了的事,态度要坚持、坚决。

在小区里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家长带着孩子遛弯,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家长对孩子说:“宝宝,咱们走吧,该回家了。”孩子充耳不闻,照样玩他的。家长也就不再催促了。过了一会儿,家长又说了一遍:“走吧,晚了。”孩子依旧不理不睬。如此三番五次,等到家长不耐烦了,对孩子眼珠一瞪、嗓门一扯:“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于是佯作离开状,躲在一旁看孩子的反应。大一点的孩子早就对家长的招数了如指掌,知道大人不会真走,照样玩得乐此不疲。家长看到这个招数不灵了,于是被激怒了,一把抓起孩子,连拉带拽地把孩子带走了。小一点的孩子真的会被吓着,哭着喊着追上去。

有的家长则采取贿赂策略:“快走,妈妈给你买好吃的去。”这么做,家长给孩子留下的印象无非是——我说的话不会当真,只是说说而已,如果把我惹急了,我就诉诸武力,你可就没好果子吃了;或者家长首先得满足孩子的条件,他才会听你的。小一点的孩子会觉得家长随时会消失,特别是自己不听话的时候,家长就会调头一走了之。孩子是回家了,可是他们对家长的服从、信任和安全感却在一遍一遍的催促、贿赂、威胁声中消失殆尽……

这种情况其实不是孩子的错,而是家长自己并没有坚持。要么不说,说该回家就要回家。口气要坚定,却要柔和。我带孩子在小区玩,快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手机,对孩子们说:“你们说,再玩五分钟还是八分钟?”大女儿肯定说:“玩八分钟。”我就用手机把闹钟定好八分种,说:“手机铃响了咱们就回家。”

等到铃响了,我拿着手机给孩子们听,听见铃声,他们就知道时间到了,该回家了。他们停下来准备跟我走时,我就及时夸奖他们:“真棒,手机铃一响就走了。这样明天还能出来玩。”铃声是一个客观的指令,而且定的时间是家长孩子一致认同、一致遵守的。我不用再一遍遍地催促,只要拿出手机就行了。孩子们也觉得那不是妈妈随心所欲说怎样就怎样的,所以他们也乐意遵从。手机、定时器是教导孩子遵守时间、得令即行、说道做到的两大法宝,家长们一定要充分利用哦!

Identity(共性)—— 意识到拖拖拉拉可以说是孩子的共性。

首先他只是个孩子。在他面前的拼图是如此有趣,而身边其他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因此他们对父母的召唤充耳不闻。那些富于想象力的孩子,他们的思绪经常会“神游”,沉醉在他们不着边际的想象中,要他们即刻“调换频道”,回到现实,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我女儿就是这样,在刷牙的时候,她就可以拿着牙膏牙刷编故事,编着编着就忘记了手头该做的事情。这时候无端打断有些不太明智,我就在一旁观察她,听她讲,顺着她的情节附和一番。然后提醒她:“现在牙刷牙膏要开始工作了,故事且听下回分解。”女儿就会回过神来,继续刷牙。我一边帮她,一边还和着她的故事来个“狗尾续貂”。提醒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进行……

儿子和女儿恰恰相反,他是个绝对程序化的人。在干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专注得“乐不思蜀,无法自拔”,而且非得要完成方可罢休。这种时候我在一旁真是干着急。你越打断他,他越是较劲,最后总是以大人叫、小孩哭收场。后来我观察,既然他是个程序感极强的人,那他就是从程序中获得安全感。所以在一些常规的事情比如起床、出门、吃饭、睡觉前设计一些固定的“前奏曲”,他只要一听到“前奏曲”,肯定就按部就班、一丝不苟地执行……

孩子的另一个共性就是要引起父母的注意。孩子经常拿家长最在意的事情来试探家长,挑战我们忍耐的极限,享受他们的行为引发的家庭风暴。他们从中能感到是他在主宰着整个局面、操控着家长的情绪,从而获得注意力和成就感。我们仔细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一般孩子拖拉的都是家长最在意的事情——吃饭、睡觉、上学别迟到、做作业、练琴……孩子最清楚不过,这些事情就好比是父母身上的按钮,一按肯定“炸”。

所以父母要有智慧,平时要给够孩子关注和爱,不轻易发怒,注意控制情绪,不被孩子操控。

Kitty/文,朱子/插画